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 行业资讯
  • 协会新闻
  • 金融动态
  • 协会公告
  • 重要通知
  • 金融动态      

    A股上市审核首关形同虚设 会计师沦为财报造假帮凶

    2013年07月12日    来源:经济参考报

     

    万福生科、绿大地等一系列恶劣造假案例触目惊心,A股市场曾经风光无比的“绩优股”神话背后,竟是动辄数亿元的虚增利润。《经济参考报》记者调研发现,“上市造假-入市圈钱-退市卖壳”屡试不爽,财报造假手法“十年一个样”。一系列造假事件的背后,负责把守上市审核首关的会计师显然难辞其咎。

     “经济警察”成“造假帮凶”

     审计机构沦为“造假帮凶”并非个案,近年屡见不鲜。从“造假四大天王”———琼民源、郑百文、银广夏、蓝田股份开始,直至如今的绿大地、万福生科、新大地、海联讯等,其中的业绩“变脸”均被签字会计师放行。

     在绿大地(现ST大地)案中,会计师事务所负责人庞某被检察机关认定存在合谋上市,并出具虚假审计报告;万福生科案的审计机构———中磊会计师事务所,则在万福生科发行上市和年报审计过程中,出具虚假的审计意见。

     北京某券商投行部人士告诉《经济参考报》记者,造假公司往往通过财务虚构的手法,使业绩保持着高利润率。“存货周转极慢、毛利率虚高,类似万福生科的造假只要稍具会计常识就能发现。”

     与此同时,上市公司热衷于更换审计机构的现象也颇“耐人寻味”。例如,前后虚增收入达5.4亿元的绿大地(现ST大地),就创造了3年更换4家事务所的记录。检察机关在起诉书中认为,会计师事务所负责人与企业高管共谋策划了上市,并提供虚假年度报告。

     上交所上市公司专家委员会委员、复旦大学会计学系教授李若山指出,签字会计师对上市公司财报的审计工作类似“把关”,目的是为股民确保业绩真实性。但目前行业惯例是签字收入与上市规模挂钩,企业竞相选择宽松的审计机构,相当于是变相鼓励浮夸造假。

     更值得关注的是,近年来,个股被出具非标意见的比重下降明显,不到一成才会指出某些问题。而根据审计准则,会计师出具非标准意见,说明公司的财务报告不合格。

     业内人士分析,不少个股在被出具非标意见后,一般会借换所“改善”业绩,以满足配股、增发等要求。

     财报造假手法“十年一个样”

     《经济参考报》记者调查发现,历年来,不法企业财报造假的金额不断攀升,数亿元已司空见惯;造假时段也不断提前,并贯穿上市前后。然而,尽管造假形式不断翻新,但其核心手法却堪称“十年一个样”。记者通过梳理历年造假案例发现,其手段不外乎三种。

     第一,虚构产量放卫星。从臭名昭著的蓝田股份到新大地、万福生科等,农业公司始终是产量和利润“放卫星”的重灾区。

     前有蓝田股份低投入、高收益的亩产神话,后有新大地“百吨原料造万吨有机肥”的奇迹,新大地2011年生产有机肥9254吨,成为其重要利润来源。但耗用的主要原料茶粕仅118吨,远低于招股书中同类项目45%的原料比。

     第二,阴阳合同当收入。10年销售收入增长45倍———这一数字曾造就了“郑百文神话”。然而,辉煌背后却是一地白条:一边让进货厂家以欠商品返利的形式打欠条;一边约定不据此还款,欠条用于以应收款名目,做成账面赢利。

     依靠这类“阴阳合同”,郑百文成为A股史上最大的造假个案之一。被曝光后一度创下每股净亏2.54元的纪录,这意味着,该公司几乎无任何盈利能力,堪称前无古人。如今,类似的手法依然被绿大地等造假“后辈”沿用,俨然成为销售类企业虚构交易的惯常技巧。

     第三,资金进出成空转。与直接虚构收入、产量不同,海联讯的“账面盈余”却是真金白银。记者查阅其招股说明书、审计报告发现,早在上市伊始,海联讯就从非客户方转入大额资金,以冲减账面应收账款,并于下一会计季度期初再转出资金。

     借助资金的一进一出,该公司在2009年至2011年间,涉嫌造假的销售收入累计2.46亿元,仅2011年虚假冲抵应收账款约1.3亿元,堪称前述手法的“升级版”。

     恶性竞争让审计成“橡皮图章”

     随着越来越多的“注水”业绩被曝光,不少投资者质疑,素有“经济警察”之称的会计师为何屡屡不能尽责,让上市审核首关频频失守?

     业内人士指出,审计市场竞争激烈是假账频发的重要原因之一。个别事务所为了争夺客户,已竞相为企业上市隐瞒错误。

     “绿大地”虚假陈述案代理律师之一、上海华荣律师事务所律师许峰透露,随着公司规模提升,审计费用总体必然走高。但证券审计业务出现低价竞争,事务所轮换时不仅竞相压价,一些中小上市公司也热衷借换所“改善”业绩。

     一位供职于某四大会计师事务所合伙人直言,“假账你不做也有人做,出价还比你低得多。”

     乱象频出,已然危及证券审计市场的长远发展。沪上一家会计师事务所合伙人表示,尽管多数造假手段均可通过实地调查获得,但在执行期间,会计师并不是监管机构的代理人,对客户只有服务没有权力,过于“较真”难免给自己带来职业、人身风险。

     近日,继上海公信中南后,上海东华会计师事务所提出申请,成为近年第二家自愿放弃证券期货从业资格的会计所。“业务不多,收费不多,检查不少,水又太深,干脆不玩了。”

     本版稿件均由记者杜放、郑钧天采写

     

     

    版权所有 ??ks6899()    技术支持:银河盛世
    ICP备案号:冀ICP备11013510号-1
    XML 地图 | Sitemap 地图
    Baidu
    sogou