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 行业资讯
  • 协会新闻
  • 金融动态
  • 协会公告
  • 重要通知
  • 金融动态      

    财政刺激无望 地方投资面临流动性紧张考验

    2013年07月18日     来源:每经网-每日经济新闻

     

     昨天(7月17日)财政部在其官方网站公布了财政部部长楼继伟日前参加第五轮中美战略与经济对话时所做的三份发言。在其中一份主旨演讲中,楼继伟指出,针对当前经济形势,今年中国不会出台大规模的财政刺激政策,会在保持财政赤字总规模不变的前提下,着眼促进经济增长和就业,做一些政策微调,更多精力将用于推动下一轮财税改革。

     楼继伟的这个讲话,或许会让地方数万亿投资成画饼。加拿大皇家银行资深顾问陈思进在接受《每日经济新闻》记者采访时表示,如果再出台大规模的财政刺激政策就好比吸毒,而且加大了剂量,这样中国经济会出大问题,“停止规模刺激中国经济会进一步下滑,但那是恢复健康的可持续发展所必需的,从长远看是好事。”

     投资驱动依旧得宠

     目前,江西、海南、河南、陕西等省份已召开上半年经济形势分析会,部署了下半年经济工作。会议均释放出“经济放缓”等信号,而部分省份依然将投资作为下半年保增长经济部署。

     7月15日下午,江西省省长鹿心社主持召开江西省政府常务会议。会议提到“经济增长动力不足、实体经济运行困难、财政金融运行压力加大”等问题,而保增长依然是下半年经济的第一要义,会议提到“抓项目稳投资,发挥投资在促增长中的主力军作用,大力推进重大项目建设,千方百计保持投资较快增长。”

     河南省同样将稳增长放在突出位置,要求把稳定经济运行、促进经济稳定回升作为经济工作的首要任务,做到稳中有进,稳中有为。另外,贵州省也强调把保增长、调结构、惠民生作为下半年经济工作的首要任务。

     此前,云南、陕西、海南等上半年经济形势会议均提到“保增长”、“稳增长”等基调,而且不少省份仍然将投资列为稳增长的重要一环。不过,在经济放缓、财政收入减少的背景下,投资资金的来源成了问题。

     目前,地方政府资金来源有三种途径:财政收入、向银行贷款、发行地方债。一地方官员向记者表示,“地方财政收入需要支付公务人员工资、庞大的行政支出以及完善社会保障等,这些财政收入能保证正常支出就不错了,更别说额外投资重大项目。”

     在财政来源面临危机的背景下,不少地方政府也寄望中央再次出台类似四万亿的升级版。2008年,在“四万亿”的刺激计划,地方配套投资高达十几万亿,虽然拉动了经济增长,但地方债务在短短两年时间飙升至十多万亿,很多地方上马的项目造成产能过剩,还债也基本无望,还可能引发银行坏账。

     宏源证券固定收益总部首席研究员范为在接受《每日经济新闻》记者采访时说,这样的经济增长无非只是造成产能过剩,产能利用率极低,而需求却不能持续提升,投资需求昙花一现,消费需求无从提振,供需矛盾非常突出。

     于是,在今年稳增长的情况下,业界早有呼声称,如果再次听任地方借助银行信贷的投资,会造成债务黑洞越来越大。适逢此时,财政部长的明确表态,让地方断了大规模财政刺激的念头。当然,楼继伟同时也表示,将着眼促进经济增长和就业,做一些政策微调。

     万亿投资成画饼

     著名职业投资人黄生在接受《每日经济新闻》记者采访时说,高层基本达成了共识,就是不刺激经济,“高层可能也意识到依靠投资拉动经济有弊端,导致货币固化和超发,地方债继续膨胀等,财政部传递的信号是不再依靠大规模的投资。”

     尽管遭遇财政困境,但多地继续推出以投资为主的经济刺激计划,比如浙江的计划提出,2013年至2017年,浙江省将重点推进1000个以上省重大项目建设,带动全社会固定资产投资超过10万亿元。仅在今年5月,各地投资计划已经超过20万亿,大多数省份计划的投资增速在20%以上,一些地区甚至达到30%以上。统计各地已经发布的上半年经济运行数据,很多省份固定资产投资在GDP中的所占比重依旧很大,其中江西、云南等省投资增速较快。

     黄生说,地方政府还有投资冲动,“总体而言,地方资金主要就是财政和银行贷款,但现在这两方面资金来源都成问题,不管万亿还是十万亿的投资规模,更多的是画饼,饼画得越大对招商引资有利。”

     在地方的财政收入无法完全独立支撑规模宏大的投资计划的情况下,如何融到资金成为难题。此前,《每日经济新闻》报道,多省高官拜会财政部部长,寄望财政资金的支持,这其中也包括经济发达地区的广东。因为资金的窘境,今年多地城际铁路建设几乎陷入停滞。

     关键要搞活中小企业

     国家统计局公布数据,目前二季度经济增速为7.5%,比一季度的7.7%有所下降,处于年度目标的临界点。国务院总理李克强对经济政策最新表态是:“下限”就是稳增长、保就业,“上限”就是防范通货膨胀。

     在黄生看来,政府要稳增长、调结构,又要保就业、防通胀,这是一件非常难的事。

     因为高层未透露具体GDP增长下限,这引起各界的猜测。社科院金融所专家易宪容在接受《每日经济新闻》采访时说,既然基调已经定好不出刺激政策,稳增长实际上只要保证7%的增长速度就行,再下行一些也不太要紧,“关键是要将四万亿积累的矛盾降下来,对经济政策作调整,地方主导的投资是其次,关键是要搞活经济,尤其是中小企业做好。”

     楼继伟也表示,中央政府各部门一般性支出缩减5%。除工资外,包括对地方转移支付在内的其他经费都要削减,“与此同时咱们将出台一些减税措施,尤其是针对微小企业的减税措施,使其更好地为促进就业作贡献。”

     范为认为,现在财政收支存在矛盾,全面减税很难,政策调整的空间很小,“由于现在地方债务太大,严重脱离经济发展,如何让债务由包袱变成动力,现在只有一个办法将债务转成股权,这样还可以起到激励的作用。短期投资不可能,一定需要机制的改革。”

     范为建议,未来的方向不能通过发行货币刺激经济,而是引进民间资金可以尝试采用PPP模式引进资金,“不过,短期内还是难以将民间资本引进,而是要等到新的经济周期开始,这轮经济下滑趋势会持续很长时间,地方政府投资来稳定增长的可能性很小,依靠政府也难以托得住。”

     另外,陈思进建议,解决投资资金来源问题可尽快全面征收房产税,从空置房征收重税开始。

     

     

    版权所有 ??ks6899()    技术支持:银河盛世
    ICP备案号:冀ICP备11013510号-1
    XML 地图 | Sitemap 地图
    Baidu
    sogou